呐,H

【刘卫】并非爱情 一生

总是不知道该叫什么:

希望lo还能继续写。写啥都好,么么哒。


罗落:



元狩六年(公元前117年),罢太尉,法周制置司马。




《汉旧仪》载:元狩六年,罢太尉,法周制置司马。时议者以为汉军有官侯、千人、司马,故加“大”为大司马,所以别异大小司马之号。




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,建元二年,建元新政失败始罢太尉,而元狩四年始置大司马,以大将军卫青、骠骑将军霍去病功多,特加号大司马,以冠将军之号。




这个元狩六年是单纯误记还是有什么讲究我不太知道,比如说,元狩六年才正式的罢太尉,并明确确立大司马代太尉职(如果有谁知道,求解惑,感激不尽),不过其实不太重要,我在这里又一次提出来,因为元狩六年之后,再无大司马骠骑将军。




大司马大将军,再无人比肩。




总是有人质疑他的权位之极,好像他不活跃就是失势了一样,但是这唯一的大司马大将军代表着什么我们来分析一下。




 




汉兴,置大将军,位丞相上。




因军中拜青为大将军,位在公上。卿以下皆拜,惟汲黯独揖。




大将军内秉国政,外则仗钺专征,其权远出丞相之右。




汉朝时以大将军录尚书事,则兼摄台阁,位极人臣,为皇帝之下最高军政首脑。




 




元朔五年卫青拜大将军,大将军,字面意思就是武职,帝国最高武职,诸将皆以兵属,但是汉武帝的大将军还是内朝首辅,权重丞相。




所谓大将军实则将相一身,只不过不做外朝首领。




武帝从来把卫青放在离他最近的地方,内外之分,权位之重,卫青之亲。




离群臣很远,离皇帝很近。




都说韩信王侯将相一人全任,但韩信的王侯将相是时间线上的纵向变更,卫青却是时间点上的横向延伸。




 




初,武帝以卫青数征伐有功,以为大将军,欲尊宠之,故置大司马官号以冠之。




虽然大司马只做加官,其地位的高低以所加将军的地位来体现。




但大司马的加官,使卫青可以名正言顺地管理日常的军事行政事务。




掌内政架空丞相,掌军事代替太尉,位大将军诸将皆属。




而且以大将军为首的尚书好像还负责监察百官,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御史大夫的活。




大将军是既掌军又掌政,既主外又主内,卫青在手天下我有。




正常情况下后边应该接一句就差给他生个孩子了,虽然这本是卫青姐姐的活,但事实上,卫青连孩子都给他养好了,霍去病于他们二人,不是亲生胜似亲生。




 




不管皇帝的专权独断之下,卫青的权力到底打了几折,但他的至高无上无可置疑。




这种近乎绝对的至高无上在卫青身上体现的可能不是那么明显,因为武帝独断专行,而卫青低调不争,但只要百度一下霍光和王凤就可以知道这代表了多么可怕的权力。




独断专行如汉武却为卫青亲手缔造了这种权力,一生不悔不负。




都说武帝无法忍受丞相权重,借此分权,但我真的好奇大司马大将军的权力地位还不如汉初丞相?




更何况皇帝历来忌惮武将更甚于丞相,而那些被忌惮的武将又有哪个能比卫青位高权重军政一身。




武帝朝却只徒有其名的丞相一个接一个的死,而卫青之尊荣至死不曾减损分毫。




良心说极限了,各种意义的极限。




刘彻能给卫青的都给了,给不了卫青的也都给卫子夫了。




 




元鼎元年(公元前116年),宜春侯卫伉坐矫制不害免候。




所谓矫制,后来有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叫做假传圣旨。汉代对矫诏的处罚要看犯罪所造成的后果,分别定罪为“矫制大害”“矫制害”和“矫制不害”。不害顾名思义就是没什么严重后果。




连起来就是卫伉假传圣旨但是作的不是很离谱。




然后卫伉失候,可能有些人觉得矫诏不害这个惩罚偏重,但其实失候这件事,似乎还算是很稀松平常的事,但逢有错要罚这个侯爵基本就还回去了。




而且宜春侯原本是1300户的封邑,虽免侯,还是为卫伉保留了1000户的封邑。








私人觉得刘彻很够意思了。




卫伉的身份何等敏感,矫诏偏又挑战皇权,这事好像确实不能惯着,放任下去恐成大祸。但刘彻也仅仅是没有完全惯着而已,只是削了侯爵,还留了千户封邑。




毕竟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敏感,但凡稍有忌惮或者分毫疑虑,完全可以借题发挥敲山震虎防患未然,汉武出了名的狠角这个不用怀疑。




但是对着卫青他就是从来没狠起来。








元鼎二年(公元前115年),汝阴侯夏侯颇自杀。




夏侯颇自杀导致平阳公主再次寡居,这之后的某一年某一天,大司马大将军卫青尚平阳公主。




平阳公主。




西汉时期皇帝姐妹并不一定是长公主,长公主也并不一定是皇帝姐妹。




似乎必须皇帝册封,才是长公主,而平阳何时从公主晋升长公主,看史记似乎是嫁给卫青之后。




 




子侯颇尚平阳公主。




言之皇后,令白之武帝,乃诏卫将军尚平阳公主焉。




大将军以其得尚平阳长公主故,长平侯伉代侯。




不过这是史记记载,汉书记载平阳公主在提出嫁给卫青的时候已经是长公主了。




于是长公主风白皇后,皇后言之,上乃诏青尚平阳主。




 




这个就见仁见智吧。




也未必是冲突,毕竟不是封为长公主之后必须时时称呼长公主,但是史书并未记载平阳公主何时晋封,于是我们只能从这个称呼开始的时候去找。




不过如果是嫁给卫青之后才晋升为长公主,确实更值得思量,因为妻子的地位必然会影响丈夫的地位,不能再给卫青加封号了,加给平阳也是一样的。




 




不过很有意思,就像刘彻说的,当初我娶了他的姐姐,如今他娶了我的姐姐。




从卫青没有嫡子来看(史记补记说卫伉是嫡子,另有三个弟弟是宜春阴安发干侯,但这本身就跟史记的其他的部分冲突),他有可能在尚平阳公主之前没有妻,一直没有妻,直到有了平阳公主。




空了那么多年的位子就好像是为了平阳公主而留一样,当然事实肯定不是,但我想如果没有一个公主,怕这个位子要一直空下去了。




我娶了他的姐姐,他娶了我的姐姐,不如说,他只能娶我的姐姐吧。




毕竟他们能娶得只有对方的姐姐而不可能是对方,于是他们一直等待那个与对方血脉相连的女子坐上正妻的位子。




 




元鼎四年冬十月(公元前114年10月),武帝开始频繁出行。




由此开始的,就是大家印象中的,长达数年的补蜜月旅行。




他们已经为了千秋功业奋斗了大半辈子,而今大局已定大业已成,终于有机会出去看看他们手中,他们守护的大汉河山。




卫青是见识过天地辽阔的人,怎么可能甘心一辈子困于居室。刘彻是拥有天地广阔却因不曾亲见的人,更不可能甘心一辈子困于居室。




当然并不是游山玩水纯旅游,刘彻基本到哪都是祠。




于是刘彻出行,卫青骖乘,带着浩浩荡荡一群人,蜜月去了。




 




天子出,有大驾、法驾、小驾。大驾则公卿奉引,大将军骖乘,太仆御,属车八十一乘,备千乘万骑。法驾,公不在卤簿,唯河南尹、执金吾、洛阳令奉引,侍中骖乘,奉车郎御,属车三十六乘。小驾,太仆奉驾,侍御史整车骑。




 




这个大驾大将军骖乘,法驾侍中骖乘的规矩应该是武帝立的,涉及大将军,不用说,只能是为卫青立的。




高祖时代,韩信死后,大将军即不常置,战时立战后废,直到武帝为卫青复置大将军。




也就是说这个规矩要么源于汉高祖要么源于汉武帝,但是大家都知道刘邦穷得什么似的,把他卖了也凑不齐千乘万骑。




所以应该是在武帝时代,要不然霍光不好为自己定一个大将军骖乘不是?




在这成为惯例之前,谁骖乘全凭皇帝喜好,刘彻的喜好大家都懂。




 




元鼎四年(公元前113年),栾大尚卫长公主。




卫长公主从一出生就万千宠爱于一身,不仅以帝女受封长公主,她有可能是刚出生就被册封,那个时候她只是庶女。




而且卫长公主是两汉唯一一个以母姓为号的长公主,可见卫之一字在武帝心里的分量。




同时她也是两汉唯一一个受封盐邑的公主。




当然卫长公主的封邑跟鲁元公主肯定还是有差距的,但没办法,鲁元公主她妈是吕后。




 




又以卫长公主妻之,赍金万斤,更名其邑曰当利公主。




这句话我读起来很奇怪,但这个改名当利的确实应该是公主的封邑,那金万斤应该也是给公主的。




《汉官六种》载:皇帝聘皇后,黄金万斤。




可见卫长公主规格之高,宠爱之盛。




 




五利将军和当利公主,听起来好像挺般配。




只不知腰斩栾大之后武帝该有多后悔,从那以后武帝方照求却再没有贵震天下的方士。




但说起来虽然栾大之前的李少翁待遇也不错,但是比起栾大还是差远了。




 




栾大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方士,而元鼎四年武帝也还在壮年,也还不必到病急乱投医的地步。




栾大能得到比李少翁更加破格的赏识除了自身原因,我猜测,这个猜测不大负责任,我猜测,可能与霍去病和卫青有关。




李少翁死在霍去病去世之前,而栾大出现在霍去病去世之后。




 




一来,霍去病的离去应该会给武帝莫大的震惊和恐慌,年轻的战神居然会那么毫无预兆的陨落,大概没有什么能比霍去病的死更让他明白什么叫生死无常。




二来,霍去病的离去不知道给了卫青多大的打击,这打击恐怕直接反映到了身体上,不说一夜白头,但一瞬苍老还是比较有可能的,怕是有些无法逆转的损伤与死气,更何况卫青身体底子不好基本算是猜测界的共识。




三来,霍去病死后,栾大出现之前,武帝于元鼎二年春起柏梁台,作承露盘以承甘露,求祛病延寿,长生不老。




四来,以元鼎四年冬十月为界,武帝之前的出行基本只是出行,而之后的出行基本上每年都赠送一次恩赐。要么赦要么赏,或者又赦又赏。元封年间,更是只要出行年年如此,元封之后又没了定数。是蜜月度的开心沿路撒钱秀恩爱还是祈福,为谁祈福,见仁见智吧。




对于栾大,武帝这么大的手笔,又轻率的将最宠爱的公主托付出去,应该是心急的。




 




元鼎五年(公元前112年),酎金夺爵。




此次大规模夺爵事件,实乃武帝没事找事,不是欲加之罪就是借题发挥,目的就是要一次性大规模削一批侯爵。




成果喜人,废了106人侯爵,不喜人的是,卫不疑,卫登在此106之列。




但卫不疑卫登本身是无功封侯,汉制却是无功不得封侯,所以在别人只能因功封侯的时候,他们因爹封侯。




比起因爹封侯不管怎么看都是酎金失候更正常一点,而从“襁褓”封侯到酎金失候也已经当了12年小侯爷,此次被废本人觉得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








但是很好玩,这件事跟卫青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


“襁褓”封侯过了12年他们多大了,都开府自立了吗?




如果没有,那么他们所献酎金和卫青所献酎金不应该是一样的吗?




是他们的都有问题,刘彻吞了卫青的名字。




还是他们自立门户,跟卫青并无关系,或者与自立门户无关,就只是跟卫青所献酎金不同。




再或者他们所献酎金其实都没有问题,仅仅是欲加之罪。




反正刘彻想削谁保谁不过就是添个名字吞个名字,轻松得很。




 




那么酎金夺爵这件事,卫青事前知不知道刘彻什么打算呢?




是时列侯以百数,皆莫求从军击越。会九月尝酎,祭宗庙,列侯以令献金助祭。少府省金,金有轻及色恶者,上皆令劾以不敬,夺爵者百六人。




刘彻应该是有打算的,而且好像是有针对的。




如果卫青知道,那是不是刘彻想削他就不会提醒,有意照着刘彻的剧本走。




或者刘彻的剧本里根本没有卫不疑和卫登,只是他为刘彻的又一次舍得,毕竟这么大规模的削爵,留下他们两个倒显得太过偏心,106个人,占当时侯爵的半数。




而除他们之外的104个侯爵,要么因功封侯要么继承侯爵,就连公孙贺赵破奴都在此次被削侯,若是卫青有意为之,也正常得很,毕竟三子封侯时卫青就因顾念将士固辞侯爵,现在沙场厮杀的将士纷纷被夺爵,卫青怎么会留下卫不疑卫登的侯爵。




也就是说,这种情况下,卫青所献酎金很可能跟卫不疑卫登不同。




要不就是,他们所献酎金跟卫青并没有不同,只是卫青跟刘彻商量在那长长的名单上加了两个名字而已,毕竟这事刘彻说了算。




总而言之一句话,这俩小子被爹坑了。








我本人倾向于卫青知道,毕竟如此大规模的夺爵不是小事。




而且说实话,我本人觉得,这比起刘彻更像是卫青的手笔。




或者说,是他们的又一次默契和共识。




要凭证没有,要理由也只有卫青对刘彻的一贯体谅和对将士的一贯爱惜,说白了只是感觉。




 




或者他事前不知道,如果他不知道那应该是没有必要让他知道,也不会是特地瞒着他。




一来,刘彻没有必要瞒着卫青,这么重要的事卫青不会跟刘彻过不去。




二来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实在是防不胜防,刘彻想削不过就是添个名字,皇帝想你有罪,没罪也有罪,又有谁敢申冤呢。也就是说,这件事上卫青完全没有能力跟刘彻过不去。




那如果他不知道,可能性比较大的就是他们三人所献酎金是相同的。




要么,三个人都有问题。




要么,三个人都没问题。




要是都有问题就是刘彻把卫青的名字给吃了。




不过我猜以卫青的为人,应该是都没问题吧,毕竟酎金不算小事。




又回到了只是在那长长的名单上加了两个名字而已。




那是不是卫青直到刘彻加上两个名字之前都不知道,仅仅是刘彻的主意?








不是说不可能,有可能,比如说刘彻刚好想逗卫青玩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


更可况卫不疑卫登跟卫伉一样,虽失候却依旧保留了千户封邑。




就算真是刘彻暗搓搓的加了两个名字我本人也看得很开,因为不管卫青知不知道,他对刘彻的体谅和对将士的爱惜都不会有什么改变,如果他能选择,这也会是他的选择。




而刘彻不会不知道。




 




元封元年(公元前110年),武帝泰山封禅,之后冠军侯霍嬗夭。




史书上只记载了刘彻对霍嬗是如何的疼爱有加,如何的期望之深,却并没有记载卫青跟霍嬗又是怎样的亲厚。




但就霍去病跟卫青的关系,不难猜测卫青对小霍嬗的感情应该比刘彻来得更深。




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


小霍嬗的离去对卫青来说无异于又一次晴天霹雳。




卫青应该也是病死的,而且怕是久病沉疴,只一直拖着。




 




霍去病的死亡足以让他意识到苍老和病疴。




而霍嬗的死亡难说是不是把他逼到了崩溃边缘,或者也没那么严重,只是更加不好了,肉眼可见的更加不好了。




 




元封年间某一年某一天,平阳公主献李夫人。




李夫人是在元封年间(前110-前105年)进的宫,具体时间不可考,儿子出生的时间不可考,但是,他孙子出生的时间可考,前92年。




也就是说假设李夫人前105进宫,前104生子,那么刘髆是在11周岁12岁的时候让人怀孕的……




前106的话13,对于古代来说好像也太早了,所以我想说,李夫人应该是在前106之前,也就是卫青去世前进的宫。




 




平阳是卫青的妻子,她一生有三任丈夫最终却选择与卫青合葬,放着景帝的阳陵不去,随卫青陪葬茂陵,怎么想她都不会跟卫青过不去。




所以我猜测,她是为了卫青。




我觉得也只有为了卫青她才会不惜与皇后与卫家过不去,送给武帝一个倾国倾城。




卫青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,或许平阳宁愿武帝的注意力随便转移到别的什么地方去,只要把卫青留在她身边就好。




更何况远行舟车劳顿风险又大,卫青的身体状况,霍嬗的突然离世,平阳想必一人在家是寝食难安。




 




倒不是说刘彻带他一路舟车劳顿就是不疼惜卫青,我相信不会有人比他更疼惜卫青,或者更懂卫青。




只不过他给的,别人从来也不能拒绝,卫青对他也是纵容的。




他们姐弟二人的思虑究竟谁更合卫青的心意我也无从比较,或许他是想离开长安去到处看看,或许他只是一如既往的纵容着刘彻,无从得知了。




但既然是平阳公主献李夫人,而那时她已经是卫青的妻子,这件事卫青应该是早就知道的,说不定卫青也是默许的。




 




至于如果,如果平阳公主真的动的这个心思,不好说是不是有用。




元封三年,武帝没有出行。




元封年间,只有元封三年,武帝没有出行。




或许只是一个巧合,或许李夫人就是元封二年末到元封三年初进的宫,不好说。




 




元封五年(公元前106年)。




五年冬,行南巡狩,至于盛唐,望祀虞舜于九嶷。登灊天柱山,自寻阳浮江,亲射蛟江中,获之。舳舻千里,薄枞阳而出,作《盛唐枞阳之歌》。遂北至琅邪,并海,所过,礼祠其名山大川。




春三月,还至泰山,增封。甲子,祠高祖于明堂,以配上帝,因朝诸侯王、列侯,受郡国计。




夏四月,诏曰:“朕巡荆、扬、辑江、淮物,会大海气,以合泰山。上天见象,增修封禅。其赦天下。所幸县毋出今年租赋,赐鳏、寡、孤、独帛,贫穷者粟。”还幸甘泉,郊泰畤。




大司马大将军青薨。




初置刺史部十三州。名臣文武欲尽,诏曰:“盖有非常之功,必待非常之人,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,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。夫泛驾之马,跅驰之士,亦在御之而已。其令州、郡察吏、民有茂材、异等可为将、相及使绝国者。”




 




元封五年,卫青生命最后的倒计时,武帝,做了什么,为了什么,不用我多说什么了,我突然间就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。




“呼吸,总司,呼吸啊,只要这样就足够了,只要你还在呼吸就足够了。”—土方岁三《新撰组异闻录》




只要你还在呼吸就足够了,对于卫青,刘彻也已不作他求。




只要你还在呼吸就足够了,一代大帝拼命想要挽留,执意不肯放手的只此而已。




只要你还在呼吸就足够了,只要你还在呼吸,只要你还在就是好的,你还在是舍不得最好的理由。




极尽所能,只为挽留,武帝一生,只为卫青一人。




留得住天涯,留不住岁月,天时之前大帝与常人何异。




争不过天命,逃不过生死,求不得片刻时光缱绻。




卫青的老病死,刘彻的爱别离。




大将军,终究没有熬过那元封五年。




“我会活下去,我会活着等你。”




我一边这样发着誓,同时又觉得死亦无憾了。—冲田总司《新撰组异闻录》




死亦无憾了。




纵是万般不舍却也死亦无憾了。




或许卫青比谁都明白,刘彻所做的一切并不能真的留住些什么,却足以换他心满意足死亦无憾了。




 




他的一生,从遇到刘彻开始就被好好珍惜着。




而直到他年华老去,病痛加身弥留之际那好色出名的皇帝依旧对他不离不弃,珍而重之。




不惜一切只求他能活下去。




武帝一生何其薄情,色衰而爱弛,爱弛而恩绝,仿佛美人不破的诅咒。




倾国之宠,皇后之尊又能怎样,留不住美色就留不住薄情。




可任岁月无情夺走一个又一个绝世美人的美貌和宠爱,却夺不走卫青的任何。




哪怕在他老病缠身,将死之时,刘彻依旧对他珍惜如旧,甚至更加珍而重之。




不依托于色,他们的情只会随着岁月的流淌越来越深刻,刻入灵魂。




 




倾国不在顾盼间,李夫人终究没有倾国倾城,倒是卫青倾了别人的国,筑了自己的城。




卫青于武帝不仅是美人更是江山,江山不老美人依旧。




终究是他们成就了彼此。




汉武帝的千秋大业一世英名都是跟卫青紧紧缠绕在一起的。




所以卫青就是卫青,只能是卫青。




真的是汉武帝成就了卫青,也真的是卫青成就了汉武大帝。




 




泰山封禅功报天地,谁又知道武帝元封五年泰山封禅是要将谁的功报于天地,又有没有为他的第一功臣向天地求些什么的意思。




祠山川,封泰山,赦天下,济黎民。




留不住。




终付东流水。




元封五年,卫青的死而无憾,刘彻的无处挽留。




元封五年后,不复见五年。 




 




起冢象卢山。




卫青的葬礼并不像霍去病那样隆重,史记上一笔也无,就这几个字还是汉书写的。




但这一笔也无代表的应该是正常,理所当然,没什么好写的。




如果联想卫青墓的规格,这样的规格在当时人们眼中都只能算正常,足以相见卫青的地位之尊崇。




当然卫青的葬礼不如霍去病隆重也是肯定的。




但我最先想起的却是




我不愿送人,亦不愿人送我。对于自己真正舍不得离开的人,离别的那一刹那像是开刀,凡是开刀的场合照例是应该先用麻醉剂,使病人在迷蒙中度过那场痛苦,所以离别的苦痛最好避免。一个朋友说,你走,我不送你;你来,无论多大风多大雨,我要去接你。--梁实秋




或许并不合时宜,但就是想到了。




这是一场没有归来的离别,好像我不送,你就没有走。




 




我也认真考虑过,对于卫青和霍去病的陨落,武帝情绪的确是有差别的。




一个是一瞬惊雷炸耳,一个是渐渐剧毒入骨。




毕竟霍去病的陨落来得太突然且毫无预兆,只一个晴天霹雳教人措手不及,所有的情绪汹涌而来,总是要找一个出口的。




可卫青的死,是他一步一步看着的,看着他一点点衰弱,一点点苍老。




甚至可以想象每当卫青略有好转他便欣喜若狂,却终是一天一天将笑容黯淡下去,直到无力回天。




终于失去了,那一刻,怕是什么也吐不出来。




他情绪最汹涌的时刻恐怕是他知道卫青留不住了的那个点,但那个时候的他却怕连出口都找不到,因为卫青还在,卫青还在他就只能挽留,生生咽下那些情绪,极尽所能去挽留。




从那之后他大概一直活在恐惧里,吐不出来只能压在心里,任它一点一点累积,等到最后真的留不住的那个瞬间,或许是平静的,叹一口气失神半晌或者自嘲一笑不觉掉几滴眼泪,甚至说不好信或不信,接受或不接受,只是把心掏空了。




比痛更痛的是恨,恨苍天不允,恨卫青不留。




恨的今生都不想再见他,却更恨他不再来见他。




蓦然回首,只空空如也。




 




霍去病于他是儿子般的存在,是他的也是卫青的骄傲,霍去病的陨落是全世界的事,他要天下人为这陨落而痛,或许也希求天下人可以替卫青分走哪怕一点点痛,希求卫青可以痛的少一点。




而卫青却是他刻入灵魂的人,或许在刘彻眼里,卫青的陨落更像是他一个人的事,与大汉有关与天下有关与他有关,痛也是他的痛,是他留给他最后的东西。




 




明明只要他在就好了,汉武帝就是安心的,汉武朝就是安稳的。




可是他不在了又能怎么样呢,不怎么样,没有卫青还会有很多很多人。




置刺史十三州,各路诸侯谁敢妄动,没有大将军也是一样的。




一纸求贤诏下,天下人才尽在手中,怎么就非你卫青不可。




当了三十多年皇帝,千秋大业已成,不过是与他成就千秋大业的那人离他而去。




大不了,再找一个,不,找一群。




于是他下了与初登基时一般的求贤诏。




大不了,从头来过。




他想要重现那盛世,他亲手毁了那盛世。




 




卫青的离去却带走了所有的平稳与安宁,带走了所有的胜利和奇迹。




汉武大帝的辉煌没有终结于此刻,却尽剩下荒唐二字。




他最看重的他的江山社稷,他的一世英明,在他失去卫青之后,被他亲手毁掉了。




他不过只是想将丰功伟绩盛世繁华再度铭刻,将来九泉之下见了卫青,可以告诉卫青。




他的陛下,一生都不曾让他失望,永远会是他的骄傲。




他的陛下,一生都是这般模样,还是当年那般意气风发豪情万丈的模样。




 




太初元年(公元前104年)春二月,起建章宫。




一场突如其来的无名大火带走了柏梁台,武帝便迫不及待的起了一座规模巨大的宫殿,千门万户,是为建章宫。




“越俗有火灾,复起屋必以大,用胜服之。”这是起建章宫的理由,可谁又能知道建章宫为什么是建章宫呢。








汉三宫,长乐,未央,建章。




建章。




好像,画风不一样。




长乐未央,椒房柏梁,甘泉上林,通天飞廉,建章。




建章。




不仅画风不一样,而且,指代不明。




当然有可能是我见识浅薄,未解其中意。








但说起建章宫必然会联想到的却是卫青的建章监。




很多人都想要从建章宫找建章监的职能,可事实却是先有建章,后有建章监,再有建章宫,后又有建章营骑。








卫青被刘彻带走一开始就给事建章,后来卫青的第一个官职就是建章监。




建章二字是他们的起始,上林苑是那起始的地方。




武帝在卫青死后在上林苑建了一座宫殿,千门万户,叫做建章宫,度比未央。




未央宫,建章宫,比肩相连,多像当年的他和他。




卫青走了,武帝起建章宫。




武帝时时流连,等待的究竟是什么。




 




他一边恨不能洗去那人所有的痕迹,却又忍不住怀念。




 




太初元年(公元前104年)夏五月,正历,以正月为岁首。色上黄,数用五,定官名,协音律。




太初元年就像是汉武帝开创的一个新纪元。




这一年,确立了些什么,也消抹了些什么。








只不过有一个太初改历又改出一个有意思的巧合。




元封五年是猪年。




太初历用超辰法把太初元年从丙子(鼠)改成丁丑(牛)。




这一改就把元封五年改成了猪年。




直到汉成帝末年,由刘歆重新编订的三统历又把太初元年改回丙子。




 




官名更印章以五字,却不复见五年。




他对这个五又执着些什么呢。




若是奇数,却偏偏要改出一个五。




若是吉数,却不复见五年。




 




征和二年(公元前91年),巫蛊祸起。




后元二年(公元前87年),大赦天下,下诏皇太孙养于掖庭。




后元二年(公元前87年),托孤霍光,定之为大司马大将军。




后元二年(公元前87年),武帝驾崩。




元平元年(公元前74年),宣帝继位。




 




从初见时见色起意那一眼,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一生纠缠。




但曾相见便相知。




便是缘分,便是宿命,便是一生。




 




带他离开,从此不再为人奴婢,一知一遇。




不惜一切,保他一命护他在手心里,救命之恩。




十年一剑,悉心栽培成他不世之才,恩师高义。




纵他高飞,抟扶摇直上九万里,二知二遇。




信之任之,位高权重许之不背,同心同德。




高山流水,此生只为一人奏,知音情重。




不分彼此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命运交融。




 




不离不弃,相知相守至死不休,一生一世。




 




他珍惜了卫青一辈子,他得到了卫青的一辈子。




他思念了卫青一辈子。




 




爱情是什么,爱情算什么,可抵得过他们一生万分之一?




爱情太轻,太浅。




一生太重,太深。




江山,大业,铁血豪情,千秋功过。




荣辱,成败,命运一体,至死不休。




情深二字,都嫌太浅。




 







 




当初那一眼写了那么多,回头看却发现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。




当时你给我一个笑脸,让我心跳一辈子。




以一眼作为开始,以等待结束吧。




我不知道为何仍这样痴情,明知辉煌过后是暗淡,仍期待着把一切从头来过。




或许他不过是想从头来过,将来九泉之下带着新的辉煌去见卫青,自豪的笑,问问他,我棒不棒,你的陛下棒不棒。




你看这盛世繁华,你没有守住的约定我守住了,你丢下的江山我终不曾负了它。




 




这一篇写的特别慢,中间也有些不好的事耽搁了些,如果有人在等,那我先说声抱歉。




这一篇真的特别难写,好像有很多话,又好像没什么可以说。




有些写出来删掉,有些没吐出来就又咽下去。




明明怎么写都不够表达,却又不知道还能怎么写。




恨不能把眼泪滴进屏幕里去,好让它不那么单薄。




原本也还有些扫兴的东西准备一起写出来,但又想何必写出来扫兴。






EC是绝对绝对不能拆的了
至于瑟王嘛,和谁都行,只要我大瑟王是受就ok
冬盾勉强可以拆,那要看心情了
MOP一般不能拆,要看人物设定
好吧,我承认,我偏爱总受了

一个脑洞

电影中,瑟大王察觉到比尔博时,正在沐浴,然后就想要凭借色诱把小霍比特人引出来,结果没想到诱惑到了他家小叶子,于是,oocc
怎么办好想写阿阿阿阿!